天天中文网 > 网游之异界变 > 第四百三十七章神秘人

第四百三十七章神秘人

    ()    “我靠!还好我没有把自己猜想的答案说出来,如果说出来的话,那我的金灵花不也就算玩完了。”
  
      听得观音大士这么一说,王琳赶紧从背包里把金灵花拿出来,顺便还将些沾染怨气的星空草也一并递送了过去。
  
      之前王琳差点就把这些星空草给丢掉现在看来,真是明智之举。
  
      观音大士低吟了几句,只见瓶里升腾起一道乳白色的光晕,跟着抽出玉净瓶里的柳条,上面沾染了颗颗盈盈欲坠的净化之水,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看得王琳是眼皮一跳一跳的。只需随一舞,那净化之水就仿佛跟长了眼睛似的,溅洒到王琳的金灵花和星空草上。
  
      几分温温的暖意从金灵花上传入掌之,一滴滴净化之水顺着金色花瓣缓缓地流入花蕊之,汇成一团晶莹的水珠再慢慢渗透到金黄色的花蕊里。
  
      一丝丝黑色轻烟从花蕊里透了出来,淡得仿佛根本不存在,虽然那阵轻烟只是出现瞬间便又消失,但是王琳还是感觉到了,
  
      “这,应该就是尸王的怨气吧!”
  
      受到净化之水的洗礼之后,王琳的金灵花像是要将封存千年的能量全部释放出来一样,紫金色花瓣爆发出一片绚目的光华,折折置置的花瓣是那样的优雅迷人,那种散发着生命光采的美丽,让王琳几乎要窒息,眼只有它渐渐舒展的花瓣,还有阵阵无比醉人的郁郁芬芳。
  
      花瓣终于完全舒展开来,每一片金色的花瓣上都镀上了一层金色外膜,整个花朵看起来仿佛是用纯金打造而成,闪烁着华贵之色,而且又那样精致。
  
      原本以为它会就这样停下来,但是一片片花瓣却还在继续往外翻,而且边上似乎已经打起卷来,光泽也黯淡了不少,看样子好象就要枯萎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净化之水用得太多了还是这净化之水不地道”
  
      王琳紧张地看着就要凋谢的金灵花,急着浑身直冒汗,抬头眼巴巴地看着观音大士焦急地说道:
  
      “大士,你看,看这花是怎么了如果这株金灵花就这样枯死掉,那简直比让我挂了还难受,会就只有一次啊。”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不生不死,不死不生;生生死死,死死生生。”
  
      观音没有理会王琳救助的眼神和话语,只是像吃语一般念颂了几句莫名奇妙的话。
  
      “生即是死,死即是生。”
  
      “奶奶的,都这节骨眼上,你还跟我玩什么禅,鄙视,老子强烈鄙视你!”
  
      王琳低声咒骂了几句话,再回头,金灵花的花瓣已经统统掉光了。
  
      “这,不是要我心疼死吗。”
  
      几棵星空草被净化之水洗净怨气之后,倒是没啥异常,可是那株仙草金灵花却成了个光杆子。
  
      垂头丧气地把星空草收起来,王琳双捧着枯萎得只剩花蕊的金灵花,一个劲儿地唉声叹气。
  
      他再想问问观音有啥办法,哪知她居然闭起眼睛,完全不搭理王琳,而那阿绿则在一边窃窃偷笑,王琳心里这个气啊。
  
      “早知道如此结局,何必当初辛苦,我不如早早把它扔掉算了,还给自己寻了如此诸多麻烦。”
  
      百感上心头,王琳一气之下,抓起枯萎的金灵花就想往池塘里扔,哪知王琳虽然松开,但那金灵花却像长着吸盘一样,牢牢地把根盘绕在王琳腕上。
  
      一股灼热的暖流涌进他的血脉之,让王琳通体一阵舒畅,不过王琳转眼就发觉不对劲。
  
      “晕!我的血量怎么在减少!”
  
      见自己的血条一个尽地骤然下降,王琳赶紧掏出还血丹塞进嘴里,目光一看,那金灵花的根茎已如针管一般插进王琳他自己的血管之,咕噜咕噜饱饮他的血液呢,原本枯萎无光的花蕊,也隐约浮出妖艳的红光。
  
      “呀喝,真是邪门了,莫非这金灵花要用我的血液来浇灌吗?”
  
      王琳有点傻了,
  
      “这还算是仙草吗,整一株妖花!”
  
      看来王琳的猜测是正确的,吸血后的金灵花,那光秃秃的花蕊上,居然渐渐结出颗金色小果。
  
      随着那金灿灿的小果慢慢地长大,王琳的血量也在飞快下降着,还血丹,天香丹…
  
      王琳连忙塞了一把丹药含在嘴里,血不够就连忙吞,生怕供应不上消耗。
  
      “不知道你一株金灵花要喝掉我多少血,浪费我多少药。”
  
      王琳心里暗暗嘀嘀咕着,正这样想,就见那颗金果长到龙眼般大小,便不再生长,而他自己的血量也停止下降。
  
      ,“金灵花”四字个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金灵果。
  
      王琳紧紧摸握住颗金果,兴奋之色油然浮上了脸庞,眼里,饱含着满腔的热泪,想这金花在自己上也有近半年之余,今个总算是结出了果,了却王琳一桩心事,不容易,真是不容易啊。
  
      “好了,既然金果已成,你我缘分也尽,就此别过吧。”
  
      观音大士右轻轻一挥,柳叶残留的净化之水尽数洒在王琳身上,所有装备的损耗立即恢复如新,精神也立长不少。
  
      “靠,咱要是常备这净化之水那还用得着回程吗,蹲点杀怪更是方便啊。”
  
      “大士,您这就要走了吗,对这里没有留恋了吗”
  
      王琳两眼充满期盼地看着观音大士的玉瓶,深情无比地说道。
  
      “就这么放走她,未免有点太可惜了,怎么着也该再给我点好处吧,其他东西我也不想就那瓶净化之水好了。”
  
      王琳心里暗暗咕嚷到。
  
      “恩,我要重返天庭了。”
  
      观音大士点头应道。
  
      “又是回天上,上次孙猴子也是这个口气,奶奶的,难道这里还真有天庭不成!”
  
      王琳心暗自称奇,接口说道:
  
      “那我岂不是再也不能瞻仰大士你的风采了。”
  
      “俗世繁华,对我乃是过眼烟云,何必留恋,何必多恋。我们虽然就此一别但也不是永无相见之日。你若与我佛有缘那我们总有一天会再见面的。”
  
      话一说完观音大士脚下的荷花缓缓升起,带起万千如雨点般的水珠,而阿绿的荷叶也跟着飘了起来,上升速度是越来越快。
  
      “到哪能见面,大士你也说清楚啊!”
  
      我抬头仰望那飞快消失的两个身影,大声
  
      吼道。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要见面,需入幻境!”
  
      清脆的声音依然在王琳耳边回绕,可是观音大士主仆二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与之同时,整个荷花池也荡然无存,所有荷花在空气渐渐化为一片虚无。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若要见面,需入幻境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琳细细回味这句话,是苦思不得其解,
  
      “难道又是什么新的地图不成。得,先不管这些,金灵花已经成功地结出,金灵果,俺现在得赶紧去找扁鹊老爷子炼药才是正题。这几颗小金果可费了我不少的心血,怎么说也得给我弄它几颗极品宠物升级仙丹来,不然怎么
  
      对得起我。”
  
      回城石一掏,在五芒星阵,王琳化为白光闪人了。
  
      回到雷城,王琳马不停蹄地直奔向华老爷子的药店,王琳刚一进门,立即大吼道:
  
      “扁鹊老爷子,俺找你炼药来了。”
  
      一个不留神,差点撞上刚从里屋出来的童子青儿。
  
      “您急什么啊,走路不会看着点啊。”
  
      青儿抬头刚出声抱怨,可是一见是王琳,立即换了张笑脸说道:
  
      “呀,这不是改大哥吗,是哪阵风把你刮来了,好久不见了怎么着,是来买药,还是找我师傅啊。
  
      “找你师傅呢,他人在吗”
  
      王琳立即回道。
  
      “在,当然在,他老人家刚才还念叨着你呢,他在里面书房里呢,走,我带你过去。”
  
      青儿一边说着,一边将王琳往里面领。
  
      推门而入,就看到扁鹊老爷子正端坐在一
  
      书案前冥思苦想,面前则摆放着十几个药瓶,还有几本书卷,好象在研究什么东西。
  
      王琳几步走到扁鹊老爷子身边,轻声说道:
  
      “老爷子,我又来找你炼药了。
  
      扁鹊老爷子双目陡然一睁,一看是王琳,脸上满是副不可思议地模样,看着王琳说道:
  
      “难道,重生丹的材料你又找全了?”
  
      王琳神神秘秘地把嘴凑到华扁鹊老爷子耳边说道:
  
      “不是,是比那个更好的药材,你猜猜是什么?”
  
      扁鹊老爷子将桌上的书本药瓶一一收好停了停说道:
  
      “再好的药材,也总比不过你那株金灵花吧”
  
      “嘿,生姜果然是老的辣,一猜一个准嘛
  
      王琳嘿嘿一笑,将那颗金灵果取了出来,托到扁鹊老爷子面前尖一晃,笑道
  
      “你老看看,这是什么?”
  
      扁鹊老爷子就觉得眼前金光一闪,立刻
  
      有阵浓香蹿入鼻子。
  
      “金灵果你真的找到观音大士了”
  
      扁鹊老爷子激动得连声音都有些变了调,连忙从王琳接过金灵果,送到面前反复翻看。
  
      “真是难得啊,难得。”
  
      扁鹊老爷子捧着金灵果感慨万千地说道。
  
      “你老别这么激动撒,什么难得?”
  
      王琳看扁鹊老爷子激动得一副老泪纵横的样子不由问道。
  
      “改大哥你不知道吧,自从上次你拿来金灵花后,我师傅就一直在研究用什么方法炼制最好,尤其是在帮你炼那重生丹失败之后,他更是辛苦,翻烂几十本药书,才想出个能将金灵果药效发挥到极限的方子来,你说难不难得。”
  
      没等扁鹊老爷子开口,青儿在一旁插嘴道。
  
      扁鹊老爷子扬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含笑对王琳说道:
  
      “原以为这个方子永远也用不上,没想到你这小子居然真的能找到观音大士,带回金灵果,你叫我怎么能不激动啊。”
  
      “既然有炼制的方子,那您老赶快帮我炼吧,要是还缺什么,我赶紧去找。”
  
      王琳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神。
  
      说实话,这么好的药材王琳他自己是肯定不敢弄,生怕弄怀了暴珍天物,既然有扁鹊老爷子出相助,那王琳就没了后顾之忧。而且有了上次炼制重生丹失败的教训,这次王琳再也不敢在里面乱加东西了。
  
      扁鹊老爷子哈哈一笑说道:
  
      “为了你这株金灵花,我可是连老本都搭上了,不用你再找什么药材了,我可是早就准备好了。来,跟我进来。”
  
      听扁鹊老爷子这么一说,王琳心里反而有几分愧疚。
  
      王琳上次疑心他老人家小气,愣把好好的重生丹弄成了仙灵粉,没想到人家扁鹊老爷子没有上丝毫疑心,还帮王琳想方设法弄方子,王琳这心里着实有点过意不去。
  
      只是他嘴上不好说出来罢了,只得乖乖地跟着扁鹊老爷子进了炼丹房。
  
      扁鹊老爷子小心翼翼地从柜子里取出一个小巧玲珑,巴掌大小的琉璃瓶,透过半透明的外壁,隐隐能够看到里面晃动的紫色溶液。
  
      扁鹊老爷子举着瓶子,浅笑着对王琳说道:
  
      “你可别小看了这药液,为了炼制它,我可是用了上百种稀世药材,才得了这么一小瓶百草珍酿,为了能炼好金灵果,我可算是费尽心思了。”
  
      “那就麻烦您老了,你可得多多用心啊。”
  
      王琳是一个劲地点着头应道。心里急切地想看到这几颗金灵果究竟能炼出个什么绝世仙丹来,他家那几个小的们,可都嗷嗷等着呢。
  
      扁鹊老爷子低头略微思索了片刻,转头对王琳说:
  
      “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还是由你来掌握火炉的火候,不过这次要用小火,火势要均匀,丝毫差错都不能出错。”
  
      王琳用力地点了点头,心微微渗出了汗水,而心里,也有点紧张。
  
      扁鹊老爷子打先药鼎,先倒入一瓶甘露水,回过头对王琳说:
  
      “这回不同以往,我们要先煮好水之后才能下药,而且用水也是十分讲究,得用白露那天的露水,霜降那天的霜水,小雪那天的雪水,秋至那天的雨水,各一十二钱,加上一份百年老萎和二张金背蛤馍皮一起慢慢调匀煮透,当
  
      是药引,才能够开始炼制。”
  
      “靠!弄个水都这么麻烦。要是秋至那天不下雨,小雪那天不下雪,白露那天不出露,霜降那天不降霜,那这个药引不是做不成了,幸亏华老爷子都已有准备,到不着我费神。”
  
      四种水已经入了鼎,加上老菱粉和蛤模皮后,已经开始冒出小小气泡,扁鹊老爷子跟着打开那个装着百草珍酿的瓶子,凑到鼎口前,轻轻滴了滴到鼎里。
  
      这次王琳心里可不敢再说他小气,仅仅这滴,就已经让整个炼丹房内芳香四溢起来,果然是奇药,质量好得紧。
  
      又等了半响之后,扁鹊老爷子取出只有残枝的金灵花,先将上面颗金黄小果摘了下来,然后将剩下的根茎分次投入到药鼎之,跟着再滴了滴百草珍酿鼎里立刻升腾起一片耀眼的五色光团,但紧跟着又一收,屋里的药香一下子就淡了下去。
  
      王琳是双眼紧盯着鼎下的火门,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照顾着火苗不缓不慢地跳动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坏了事。
  
      就这样反复煎熬了大约二个时辰,是里的水都快要煮干了,扁鹊老爷子这才小心地将颗炎淡金灵果依次贴边放到鼎内,然后又加了六滴百草珍酿,连忙将盖子盖好。
  
      王琳在下面蹲着,心里实在是有点忐忑不安心里总想起来看看鼎内丹药到底练成什么样子,但是又怕火候出问题,紧张的他自己一身大汗。
  
      药还在继续炼着,扁鹊老爷子每隔半个时辰就往鼎里加滴百草珍酿,一直到整瓶百草珍酿全都倒进进鼎里,看来他是算得好好的,不多不少,正好可以倒光。
  
      接着又过了半个时辰,药鼎内陡然暴出一片绚丽无比的金光,肠扁鹊老爷子掀起界盖一看,眼里满是欣慰之色,他嘴唇微微一动,沙哑地说了句:
  
      “成了。”
  
      跟着身子一歪,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王琳目光一瞥,顿时吓了一大跳,赶紧一把搀扶起老爷子,让他坐到椅子上。
  
      就见他脸色一片苍白,豆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显是用精太多,过度疲惫,不知不觉,王琳他们已经炼了十几个时辰了。
  
      “不…………不用管我,快……快看药到底炼得怎么样。”
  
      扁鹊老爷子抬起颤抖的指着药鼎说道。
  
      “恩。”
  
      王琳应声跑到药鼎旁,递眼往鼎里一着,只见在满鼎的金色粉末之,是两颗金灿灿的药丹。
  
      “果然成了!”
  
      带着满心的欢喜,王琳将丹药小心取了出来,放到心里,放眼一看;
  
      灵兽神丹。
  
      属性:能提升宠物等级。
  
      王琳一看顿时愣住了,上次扁鹊老爷子跟王琳提过,这药若是炼成,可以提升宠物等级,可是王琳还以为只是说着玩的,但是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这,这样的话,算什么灵药啊。再怎么升级,小黑小白他们的等级也不能超过我,给他们吃了,不是明摆着浪费吗,除非是新驯服头低等级怪物什么的。”
  
      “老爷子你看。”
  
      王琳将两粒灵兽神丹捧到扁鹊老爷子跟前,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这药,应该算是炼砸了吧,咱可是好不容易才弄到的仙草,居然就弄出这么两颗丹药来,等于是白白浪费了。”
  
      王琳的心这个痛啊,简直要滴血。
  
      哪知便老爷子看了之后,苍白的脸上出浮上一丝红晕,没有失望之情,而是点着头喜声说道:
  
      “嗯,总算没浪费这几颗仙果。原本我以为只能炼成一颗,没想到竟然成功了两颗,这是我的造化,也是你小子的造化。我扁某此生能炼得此药,就算是死,也能膜目了。”
  
      扁鹊老爷子这番话说得是异常激动,说完
  
      之后跟着连声咳嗽起来。
  
      “死也目,这灵兽神丹有这么好吗?难道比那重生丹还要好不成,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呢?”
  
      听得扁鹊老爷子这么一说,王琳是满脸的疑问之情。
  
      似乎看出王琳眼里怀疑,扁鹊老爷子接着说道:
  
      “小改啊,你可别小看这药,等你用过之后,就知道这灵丹的妙处之所在了,好了,好了,我得去休息休息,年纪大了经受不住这么折腾,你自便吧。”
  
      说完他便闭上双目,不再理王琳。
  
      “扁鹊老爷子,你这话说得没根没据的,该不会是炼砸了药,说大话糊弄我吧?”
  
      王琳刚想开口继续询问,不过见扁鹊老爷子那副神情,心知再问他也不会多说,只得推门而出,
  
      “这,算什么意思嘛,难道是天不可泄露吗。”
  
      “改大哥,药炼得怎么样了”
  
      走到大厅,青儿立即热情地凑了上来问道。
  
      “还成,就是不知道有什么奇效。”
  
      王琳有点恍惚地回道。
  
      “我师傅说了,这药如果真的炼出来,是绝对的灵药,效果好着呢,对了,你给宠物吃了吗?”
  
      青儿接口说道。
  
      “还没呢,就两颗,我哪敢乱给啊。”
  
      王琳摇摇回道。
  
      “那你先给个吃吃看啊,我也想看看到底有什么效果呢。”
  
      青儿,立即带着期盼之情,怂履王琳说道。
  
      “那就吃吧,这药反正都已经成了这个样,总不至于丢掉吧。”
  
      王琳狠了狠心,走到院子里,随召唤出暗黑豹王。
  
      “上次我升级后它的等级正好还没提升,吃了之后也就是和我一般等级而已。”
  
      王琳一屁股坐到石亮上拿出颗灵兽神丹,扔了过去说道:
  
      “小黑,给你吃个好东西。”
  
      暗黑豹王一张口,稳稳地将那炎灵兽神丹吞进嘴里,咀嚼了几下后,就一股脑咽了下去,还打了个响亮的饱喝,敢情这玩意很当饱,而且让它是唇齿留香。
  
      暗黑豹王一边舔着舌头,一边走到王琳身边,一个劲地拿头蹭他,看样子,他还想让王琳再给他一颗尝尝。
  
      王琳轻轻摸了摸暗黑豹王的额头说道:
  
      “黑子,没了,数量有限,只有一颗哦,你升一级足够了。”
  
      “吼!”
  
      就在这时匍匐在王琳脚下的暗黑突然发
  
      出一声怒吼,跳到了一边,浑身黑毛蓬张,一股熊熊凛人的热气从它身上散发出来。
  
      王琳一个激灵,连忙站了起来,
  
      “别是这药吃了之后还有什么负作用吧,扁鹊老爷子,你可别把我给坑了啊。”
  
      王琳心里暗暗嘀咕道。
  
      (本章完)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