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调戏诸天 >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端将起

第一百八十六章 战端将起


      “天尊,您找我?”已经临近出发前往中央天域的日子了,休整后的秦昊得到消息,天尊要见自己,便急忙来到大殿之中,因为是第一次如此正式和天尊见面,他也很是惴惴不安,连掌心都是冷汗。
  
      前些日子在石洞内的场景如今还历历在目,鼻尖似乎又缭绕起淡淡腥味,那个面色惊恐的女人面庞,被自己咬断脖子的画面,都如跗骨之蛆一般,久久不散。
  
      “这个你拿去修炼。”姬九负着手站在大殿之中随手朝后面丢了块玉简过去,秦昊看见的只是他修长的背影,闻言有些惊喜地接过去,天尊赐下来的功法,绝对不是凡品。
  
      “多谢天尊辞功。”秦昊赶紧道谢。他还想见礼,不过姬九一摆手止住了他。
  
      “不必了,这功法名叫五四玄功,可以帮助你凝练灵力,其余功效你自己注意查看,此外四方会在即,希望你抓紧时间修炼,不要让我失望。”
  
      “秦昊一定不会辜负天尊期望的。”秦昊顿时感动说道。
  
      “好的,下去吧。”
  
      秦昊依言退下,姬九这才转过身来,眼里闪烁思索神色,秦昊还是老样子,给他什么就修炼什么,也不过问太多,五四玄功本名叫五四魔功,凝练的并不是灵气,而是魔气。
  
      姬九如今的打算是让秦昊完全入魔,这里的入魔自然是指身心完全入魔,陷入魔途无法回返,最后再将其炼制成一尊灭绝人性的修罗。
  
      修罗者,易怒好斗,骁勇善战,自上古时期就被人族视为恶神存在。而修罗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死不灭,当然并不是真的意义上的不死,而是指修罗的生命力极为惊人,达到近乎不死的存在。
  
      以往历史中修罗的记载,就是出自古魔一族炼制的修罗傀儡。
  
      如阿大这般的战争傀儡,同等级下就算是一百个估计都不够修罗傀儡灭杀,两者的差异极大可见一斑。当然修罗傀儡的炼制之法也很复杂麻烦,远超战争傀儡。
  
      最最重要的就是需要一具完全入魔的身体。
  
      姬九很早以前就在如此打算了,只是时机不对,再加上当时的条件环境都不允许,就搁置下了。
  
      正好秦昊就极为适合,而他如今也正在往那个方向潜移默化着,姬九需要的也就是谋划和安排而已。
  
      思索片刻后,姬九回到王座上,像位孤独的君主,闭上眼开始缓缓修炼起来,如今他的修炼进度拉得很快,根基方面的确需要时间好好磨一磨,垒实一点。
  
      另一边,秦昊回到住处后,便迫不及待地取出玉简,放在眉心位置,神魂探入,在其中看见了天尊留下的“四五玄功”。
  
      洋洋洒洒数千字,看起来极为晦涩难懂,读起来也很不通顺,不过他本就是心志坚定之人,具有大毅力,所以片刻后就静下心来,细细琢磨,每弄懂一个字或者说一句话,他都如获至宝。
  
      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缓缓流逝。
  
      ……
  
      ……
  
      茂密高大的森林中,白发冷峻的年轻男子一身灰衣,手指间缠绕一股股死气,如游龙般盘旋飞舞,时而如刀,时而如剑,带着寂然毁灭的气息。
  
      嗖嗖嗖!!!
  
      他手指微动,四道死气飞速射出,前方山洞内蛰伏沉睡的灰熊瞬间就被惊醒,咆哮一声,巨大声浪直接轰碎山石,猛地化作黑影朝虞凉扑来。
  
      然而在半空中和四道死气相撞,死气如藤蔓般缠连而上,钻入它的口鼻身体当中,下一刻它眼珠瞪出,仿佛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随即庞大的身躯竟冰雪般快速消融,眨眼间连残渣都不剩。
  
      四道死气稍微浓郁了一点,接着被虞凉收回体内。
  
      融魂期的强大妖兽,如今已撑不住他的一击了。
  
      “和本尊融合后,应该可以和劫桥大能拼一拼了。”虞凉思忖,极恶之体的强悍恐怖之处,他都还没有展示出来。
  
      运用死气,也不过只是最基本的方法而已。
  
      “呀,虞凉师兄你好厉害,这么轻松就杀了这头融魂妖兽。”就在这时,旁边的灌木丛中走出几人,都是些年轻男女,和虞凉都很熟悉,自然都是天教如今的年轻一辈,厉无邪女儿厉娇娇一身火红皮甲,赫然也在几人当中。
  
      说话之时,他们眼中全是敬畏和尊敬,当然除了厉娇娇以外,她毕竟除了有个化神老爹外,还自认为自己是天尊的女人,所以地位自然远高众人一等。
  
      对如今天教年轻一辈的第一人虞凉也没有什么太多想法,平辈论交而已。
  
      厉娇娇经常夜晚跑去天尊宫殿一事,在众多年轻一辈之间已不是什么秘密了,除了羡慕她之外,基本找不到其它多余情绪。
  
      有不少面貌不俗的女子也是有了想法,想要效仿,然而却是连大殿也不让进去,不由得颓然放弃。
  
      “走吧,试炼结束该回去了。”虞凉淡淡看了众人一眼,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他其实倒是很想将这群人炼成自己的死气,但是考虑到本尊的大事,便作罢了。
  
      这次举行的四方会,才将是他的猎场。
  
      “神气什么!”厉娇娇不由得哼了声,反正她就是看不惯虞凉这幅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表情。
  
      虞凉自然不可能和这些人斤斤计较,当先一步离开,转瞬间已是消失在了密林中不见踪影。
  
      “那我们也走吧。”几人互相对视一眼,也是准备离开,不过有一人却是对黑熊洞中剩下的东西感兴趣,目光一闪,笑道:“你们先回去吧,这次出来历练我可什么也没学到,现在就回去实在不甘。”
  
      “那你自己要注意小心,隐雾森林之中实在是危机四伏,张凡。”有人点头表示理解。
  
      “那我们就先走了。”
  
      众人随之一一离去,也没多想。
  
      见他们都看不见踪影了,名叫张凡的年轻男子摇头微微一叹,撕开了自己前胸的衣襟,瞬间,一个极为骇人的图案暴露于空气当中。
  
      说是图案也不尽然,乍一看是图案,细看却会发现那是个拳头般大小的跳动的心脏,呈深黑色,如蛛网般烙印前胸,一道道线条扎入皮肤,如血管一样,看起来极为狰狞恐怖。
  
      而此时,那个生长在外面的心脏竟快速搏动起来,滚烫无比,让张凡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呈现丝丝痛苦之色。
  
      “石洞之中有什么在召唤它。”他喃喃自语,感觉胸膛处的渴望之意更浓,而一股与之相对的呼唤之意的来源明显在山洞之中。
  
      “进去进去进去……”一个蛊惑的声音在告诉他。
  
      张凡使劲摇头,然而并没有什么用,他的目光瞬间就迷离起来,脚步不听使唤,如提线木偶一样走进山洞,里面光线昏暗,充斥着股淡淡的屎尿恶臭,包括妖兽身上难闻的腥臭气息。原本这个山洞的主人是只融魂期黑熊,不过已经被虞凉杀死了。
  
      现在它就是无主之物。
  
      张凡一直走了进去。
  
      在一堆不知名的骨骸之间,他停下了步伐。
  
      其中一个森白的头骨忽然亮了起来,不是它表面亮了,而是它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亮了起来,碧绿色的幽幽之光燃起,如同生命一样。
  
      它的目光柔和而怀念,盯着张凡。确切的说是盯着张凡胸口上搏动的心脏。
  
      心脏这时的搏动速度越发快速起来,张凡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懂呆滞模样,下一刻头骨眼窝中的碧绿光芒掉落而出,随即飘向心脏,转瞬间就融入进去,不见踪影。
  
      “这是哪里?我刚刚进来了么?”张凡也是瞬间恢复了清醒,惊骇四顾,努力在脑海中回想刚刚发生了什么,然而却是一片空白。
  
      他只记得这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呼唤自己。
  
      “撞见鬼了吧!可真邪门!”瞎嘟囔一句,张凡觉得后背凉嗖嗖的,赶紧离开。
  
      至于他胸前的异常,他可没多想。
  
      自他出生的时候这颗奇异的心脏就存在了,连大夫也不敢随意将其取下来,久而久之就成了如今这幅模样,除了脱掉衣服外观难看一点外,也并没有什么坏处,和正常人基本上是一样的。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张凡总觉得自己胸前有股奇怪的凉意,像是贴了块冷玉一样。
  
      他又低下头揭开衣服,也没发现和平常和什么区别。
  
      “自己想多了吧!”
  
      ……
  
      ……
  
      此时,在距离岭南洞百万里之遥的中央天域。
  
      龙渊。
  
      这是片广袤宛如巨龙蛰伏般的群山,蜿蜒不知多少万里,每一条山脉都粗壮不见边际,像是可以撑起这方苍穹,又像是远古巨人沉睡在此,其间又有插入云间的无数笔直山峰,巍峨雄壮,远远看去,就如天之立柱。
  
      在群山之间,浓郁的灵气液化成雾,犹如仙境,雾气被风卷起成茫茫一片,偶尔显露几点绿意,那是存在不知多久的古树,每一株都足有几百丈高,十几丈粗,如同城墙一般矗立,但仍被雾气掩盖,只露少许。
  
      在无数武者眼中,龙渊,那就是一片被无穷雾气笼罩的禁地,少有人敢涉足,即使是远古大能,也只敢远远望上一眼,止步其外。
  
      现如今,在离地面不知多深的漆黑深渊中,一双暗金色的眸子睁开,像是点燃了烛火,无尽的黑暗破开,它口吐古奥人言,声音如雷,群山震动,无数的云雾因此翻滚不休。
  
      “大战将起……他还不现身么?”
  
      在凰山、剑阁、森狱……各处圣地之中,也有古老存在自沉睡中惊醒,遥遥远望亿万里虚空,叹息不已。
  
      若此刻有人站在百盛界最高处查看,就会发现四面八方的虚空中那晶莹如玉的层层薄膜上开始裂开道道裂缝,宛如镜面上破开的无数痕迹,沧桑而古奥的气息自另外方向不断涌来。
  
      这是人祖当年布下来阻止外族进入百盛界的坚固阵纹,但如今看来已经是撑不了多久了。
  
      一道道窥视的目光不断从百盛界外面的各处扫来,暗自期许,暗自等待,有些目光犹如猎狗,蕴含疯狂和滔天的狰狞,稍一触及,就让虚空不断崩碎,无法禁受住。
  
      在统御无数疆域的神朝中,一座矗立云天的巍峨宫殿俯视下方绵延无尽的城池,大殿随着日升月落上下沉浮,映照九天星辰,宛如神座。
  
      殿门前悬一巨匾,以紫金为底,以精金镶字,上书三个古字,青莲殿。
  
      宫殿修建得极为煌煌大气,以白玉净琉璃作瓦,以紫金檀古木为檐,以黑曜星辰石铺地,恢宏古朴威严肃穆,其间更有厚重如海的灵气翻涌,犹如神庭。
  
      宫殿内有一个老妪,正拿着扫帚扫地,一身纯洁白衣,白发苍苍,身子佝偻,脸上全是皱纹,像个雪人。
  
      正是如今青莲殿殿主,越子衿的师父。
  
      一身素色白衣的越子衿乖巧地站在老妪下面,精致无瑕的俏脸上带着抹淡淡期许,说道:“师尊,人祖他这个时候是不是要现身了?”
  
      “人祖?”老妪露出抹怀念,“他会回来的。青莲殿是他的家。”
  
      “姬九……哦不,人祖他上次在罗天域和我分别后,就杳无音信了,若不是莲灯一直灼灼发光,我都还以为他出什么意外了。”越子衿回忆当初分别的情景,心口不由得还是有些难受,这么多年都已经过去了,可惜自己还是不能释怀。
  
      他当初如此决绝的离开,对自己根本就没有丝毫在意。
  
      “姬九?”老妪还是第一次听徒儿提及这个名字,觉得似乎有些熟悉,不过也没往深处去想,“傻徒儿,不要为他牵肠挂肚的,人祖肩负人族大任,百盛界未来,是不可能将儿女私情放在心上的。”
  
      “想当初,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对我也是冷淡的很……”老妪眼中露出回忆来,不禁有些痴迷,“后来我苦苦哀求,各种办法都试过了,他都坚决不肯和我双修,要不是最后以死相逼……”
  
      说到这里,连她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竟和徒儿说这些,自己心境修行还是不过关,怪不得一直无法迈过那道坎,卡在化神巅峰那么多年。
  
      “其实最好笑的还是我的师父,她老人家当初竟是给人祖下了药……”
  
      她后来的话越子衿都没细听了,如今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那张眸眼幽邃的清俊脸庞,她不禁苦恼地鼓起了腮帮子,自己当初还是脸皮太薄了,所以守宫砂如今还是稳如泰山,惹得下面一帮骚狐狸嘲笑。
  
      下次再见到他时,一定要主动。
  
      越子衿暗暗给自己鼓气。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