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褚少的绝宠前妻 > 第103章:落在男人的大腿上

第103章:落在男人的大腿上

    又陪了陆暖一个小时,她自己嗨着嗨着就困了,于是睡了。
  
      李婶回了长岛,慕傲晴留在病房,拿出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褚梓铭打过来的五个未接电话。
  
      她轻轻的走到洗手间里给他回过去,褚梓铭这次很快接听了,直接问道,“你再不理我都要以为你是因为我没有接你电话而打击报复呢?”
  
      慕傲晴笑道,“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小气?手机静音没有听到而已。”
  
      “嗯,陆暖怎么样?”
  
      “右腿轻微骨折,她现在已经睡着了,你不用担心,我会照顾她的。”
  
      “辛苦你了。”
  
      “没有,不辛苦,我也一直把陆暖当妹妹看的。”
  
      “把她当妹妹看?那你把我当什么看?”
  
      “当荤君啊~”
  
      “好~那等我回去荤给你看,早点休息,小晴,晚安。”
  
      “晚安。”
  
      习惯了晚上身边有褚梓铭陪着自己,一时间没有他在,是很难入眠的。
  
      在包里拿了安眠药吃了,躺在另一张床上,闭上眼祈祷了半天千万别做噩梦。
  
      还好,可能是因为真的晕机难受的原因,晚上睡的很沉,没有做噩梦。
  
      于是一大早就给褚梓铭发消息说晚上睡的很好。
  
      上午,医生给陆暖换药的时候疼的她嗷嗷的哭喊,慕傲晴像是半个妈一样一直安慰。
  
      下午的时候夏允尘来了,不过陆暖觉得他是为了过来看大嫂而顺便来瞧瞧自己的。
  
      第二天。
  
      李婶在医院照顾陆暖,慕傲晴说公司有事需要出去,然后打车去花店里买了妈妈喜欢的花去了墓地。
  
      今天天气很阴,下着蒙蒙细雨,很细很细的那种,淋在身上很舒服,她双腿跪地,伸手擦了擦墓碑上的照片,这是唯一一张,还存留在世上的属于慕傲晴母亲的照片。
  
      她弯着唇笑着,“妈妈,我来看你了,一整年都没来见你,你不要生气,因为我出了点事,大概你也知道,我差点就在爸爸制造的那场爆炸中死了。”
  
      “妈妈。”眼泪落了下来,“我好想你,很多人都说你曾经是潞城的最美的女人,你贤淑有智慧,可是我不明白,既然你和爸爸在一起了为什么还要和林石牵扯不清。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因为我记得爸爸原来很爱我,很爱你,一瞬间就变了,错不可能都出在他身上。”
  
      她又沉默了很长时间,膝盖很疼,干脆坐了起来,抱着墓碑轻轻的说道,“妈妈,顾承浩死了,虽然我一直都巴不得他死,可是现在我却觉得他罪不该死,后来我想,也许,我这是在为爸爸说服我自己,爸爸有罪,但是我不想让他死。”
  
      “我做了一个赌注,妈妈,你不认识褚梓铭,我和他在一起了。他是个好人,虽然脾气难以捉摸,虽然心狠手辣,虽然城府很深,但是我很爱他。不知道爱情能不能抵去那些仇恨。”
  
      她又沉默了很久很久,直到肩膀上突然间被披上了一件衣服,她才醒过神,回头看去…
  
      “允尘哥?”
  
      夏允尘把手里的鲜花放到墓前,鞠了一躬,然后说道,“阿姨,我来看您了。”
  
      慕傲晴站了起来,和夏允尘并排站在一起,缓缓道,“她那么年轻就去世了,要是活着,现在要说是潞城第一美人也可以。”
  
      “我六岁那年被慕叔领回去,那时已经记事了,阿姨是我见过最温柔的女人,你长得和阿姨很像。”
  
      慕傲晴捂住脸,肩膀止不住的颤抖,夏允尘揽住她的肩膀,安慰道,“阿姨在天堂过的一定很好,别让她担心。”
  
      “妈妈的死,一直以来,我一直以为是我的原因,如果当时她不是为了我下车买东西,她就不会出事,那十几年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可是知道了真相以后,我却宁愿希望是我的原因,而不是因为爸爸的阴谋。”
  
      夏允尘把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既然发生了,我们不能一直活在过去,一直纠结,小晴,你要勇敢,你要坚强,阿姨绝对不会希望你这样的,知道么?”
  
      “嗯,我知道,我知道。”
  
      此时不远处的车里。
  
      黄易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考虑了半天还是问道,“褚总,您不过去了?”
  
      “过去干什么?扰了别人的好事?”
  
      黄易看着那对抱在一起的男女,无奈的叹了口气,褚总得知今天是慕傲晴母亲的忌日,凌晨便坐飞机赶了回来,结果,没有想到一到这里就看到那一幕。
  
      褚梓铭阴沉着眸子盯着他们,过了片刻说道,“开车去陆暖待的医院。”
  
      “哎,是。”
  
      下午慕傲晴回到医院,褚梓铭没有在,而是去了公司,陆暖也没有告诉慕傲晴褚梓铭提前回来了,想要大哥自己给大嫂一个惊喜。
  
      五点多的时候做了最后一次检查,黄易接陆暖和慕傲晴回长岛。
  
      李婶给煮了不少的菜,吃完晚餐,慕傲晴给陆暖找了一个家教,明天开始会好好利用剩下的不到十天的时间给她复习。
  
      慕傲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现在又贴心贴力的照顾陆暖,自然把她累的不行,等陆暖熟睡了,她才敢去隔壁客房洗澡,洗完又担心陆暖晚上去洗手间,所以干脆在她房间里打了地铺。
  
      晚上,褚梓铭回来去卧室没有发现慕傲晴的人,于是直接去楼上打开客房的门。
  
      她还打了地铺?
  
      他轻轻的把她抱了起来,慕傲晴吓了一跳。
  
      女人半睁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修长的双手就这么搂住男人的脖子,嗓音带了点娇柔和软糯,“你怎么回来了啊?”
  
      慕傲晴半清醒半迷糊,甚至还拿着自己的下巴去蹭了蹭男人的下巴,褚梓铭这两天没有刮胡子,所以他的嘴边长出一圈的青色的胡渣来,有些扎人。
  
      慕傲晴的表情有些嫌弃,褚梓铭走下楼把她放到卧室的床上,褚梓铭看着她困顿的脸,心想他不在,她竟然休息的那么好,忍不住低头吻了吻她的嘴唇,她别过脸去,伸手揉了揉自己的下巴和脸颊,“去刮胡子,好扎人啊你…”
  
      褚梓铭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然后又看了眼依旧别过脸去继续睡觉的女人,有些无奈的松手,然后去浴室洗了澡随后弄了泡沫刮了胡子。
  
      再回到床上,慕傲晴已经睡的很沉了,他照例留了一盏小灯,然后把她揽到怀里,闻着她身上的香气,伸手探进她的睡衣里,本来只想摸摸的,可是一想到她母亲的忌日居然没有告诉他,等他回来以后,居然亲眼看到别的男人抱着她,一阵窝火,没禁住力道捏了一下她的柔软。
  
      “啊!疼!”慕傲晴伸手把他推开,可是他偏不松手,反而把她死死的禁锢在怀里,她嚷疼,他就直接上嘴堵住她的唇。
  
      慕傲晴要喘不过气来了,呜呜噎噎的推搡他。
  
      褚梓铭松开她的嘴,她猩红着眸子瞪他,“褚梓铭,你抽什么风?”
  
      “你知道今天我为什么会回来么?”
  
      “你工作忙完了自然会回来呗!大晚上的回来难道是因为精虫上脑?”
  
      褚梓铭嗤笑道,“我上午回来的。”
  
      慕傲晴一怔,看着他,“你去墓地了?”
  
      褚梓铭揉了揉她红肿的嘴唇,然后嗯了一声,慕傲晴说道,“你看到我了么?”
  
      “看到了,不止看到你,还看到夏允尘了,并且还看到他抱着你。”
  
      最后几个字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她抬头说道,“我当时情绪不对,他安慰我,你不要多想。”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连夜赶回来么?”他把她压在身下,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自己,“我怕你伤心,我更怕你伤心的时候身边没有我。”
  
      慕傲晴心里一紧,摸了摸他的头发说道,“对不起。”
  
      褚梓铭从她身上下去,然后给她盖上被子,轻轻道,“不要对我说那三个字。”他闭上眼,“睡吧。”
  
      慕傲晴偏过头看向他,“褚梓铭,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褚梓铭嗯了一声。
  
      慕傲晴微微皱眉,把头埋在男人的胸口继续睡觉,软绵绵的手指有些无力地落在男人的大腿上,若有似无的滑过。
  
      权当是她在招他了。
  
      她吻着他胸口的皮肤,指尖缓缓摩挲,男人的眸色一点点变深变红,蓦地一下然后就吻了下去。
  
      粗鲁的撬开女人的唇瓣,然后逐渐深吻进去,慕傲晴一张脸很快便红了,但是她努力取悦着他,配合着他,说实话,人就是贱,偏偏是寻着劣根性生长。
  
      慕傲晴伸手抵着男人的胸口,女人的发丝和脑袋轻轻的落在了柔软的枕头上,褚梓铭嗓音有些极致的沙哑,让人不自觉的沉沦了起来,“以后要我在你身边,无论何时,嗯?”
  
      “嗯。”
  
      褚梓铭弯唇笑了笑,褪去她身上的衣服,从细致的亲吻到疯狂的索取。
  
      他炙热的带着浓厚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从四面八方扑入她的鼻腔,慕傲晴试图挣扎和推开他的胸膛,但是褚梓铭丝毫不在意她捶落在他身上的粉拳。
  
      他双手捧着她的脸,几乎是不顾一切的全心全意得接近粗暴的亲吻她。
  
      第二天,陆暖在客厅抱怨,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怎么生病了,残疾了,时间都中午了,大哥大嫂居然还不出卧室照顾照顾她。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