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文网 > 大清巨鳄 > 第七百六十六章 金融城

第七百六十六章 金融城

听的两人对话,林美莲插话道:“大掌柜,属下记得,当时报道俄国的农奴制改革,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着,她抿嘴笑道:“还是大掌柜定的调子。”
  
  俄国的农奴制改革,元奇的几大报纸有过报道,当时为了呼应朝廷变法革新推行新政,对于俄国的农奴制改革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这也确实是易知足定下的调子。
  
  “俄国的农奴制改革意义重大,影响深远,为俄国的资本主义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易知足缓声道:“这一点依然必须给予肯定和赞扬,但是沙皇朝廷以改革之名,行洗劫之实,也有必要进行抨击,凡事总有利弊,如实报道,也有利于开发民智。
  
  再则,舆论的引导也必须讲究策略,遵循一些原则,美利坚内战、俄国农奴制改革,欧洲强国对于美利坚内战的反应和态度,这些都要详加报道。
  
  这些年,陆续有大批的留学生归国,他们的眼界、见识以及思想都要前卫一些,要鼓励他们给报刊撰文,另外,再给各省报纸下发一份文件,报纸作为舆论工具要带头积极倡导言论自由,允许发表不同意见,但是不能超越底线。”
  
  顿了顿,他接着道:“以目前的国际形势来看,以后可能有很长一段时间咱们大清会与俄国保持良好的关系,若是咱们在中亚或者是波斯湾要更进一步,有可能与俄国缔结同盟,因此,抨击文章,只能代表个人,不能代表元奇,代表朝廷,这一点必须注意。”
  
  “属下明白。”赵烈文点头道,说着,他将手头的电报呈上去,道:“普鲁士发来的,约翰·菲利普·雷斯在法兰克福展示了一台可以传输音乐的仪器,不过,其传声效果差强人意。”
  
  顿了顿,他接着道:“电文中还提及,意大利人安东尼奥·梅乌奇在去年就向公众展示了类似的发明——称之为‘可谈话的电报机’。不过,因为经济窘迫,没有取得正式的特许权。”
  
  可以传输音乐的仪器?可谈话的电报机?易知足,马上反应过来,电话!绝对是电话!这个时候,电话就已经发明出雏形了?
  
  看过电报,他大为振奋,他当然清楚电话的意义和价值,略微沉吟,他才道:“意大利才刚刚完成统一,意大利人安东尼奥·梅乌奇。经济拮据,也是情理中事。
  
  回电,尽力游说邀请梅乌奇以及他的助手朋友们前来上海,元奇可以为他们提供优厚的待遇和最优厚的试验条件,发明专利归他们个人,元奇只有一个条件,拥有购买他们发明专利的优先权。”
  
  这不当冤大头吗?赵烈文心里暗笑,嘴上却道:“大掌柜对这可谈话的电报机很有兴趣?”
  
  “当然。”易知足笑道:“你想想,若是这仪器具有实用价值会是什么情景?可以跟远在千里万里之外的人直接通话,又是什么光景?这不仅是造福人类的发明,也极其具有商业价值,咱们自然要不遗余力的支持,况且,还能顺带培养咱们自己的人才,何乐而不为?”
  
  听的这话,赵烈文暗自感慨,这主子果然是与众不同,不仅是拥有非同凡响的眼力,还有着异乎寻常的想象力,他看到这个发明就只是觉的新奇,这主子却能看出这个发明蕴藏的巨大商机,这就是差距,
  
  “大掌柜天生一双慧眼,在下等着实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赵烈文笑道:“属下这就让他们回电。”
  
  天生一双慧眼?易知足听的一笑,“等等,你顺带去资源部走一趟,告诉他们加强对铜矿的勘探和开采力度,云南古就是产铜大省,江西矿藏也丰富,着他们将重心放在这两省。
  
  另外,跟朝廷接洽一下,着他们逐步减少或者是废除铸造铜钱,随着工业的发展,对于铜料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军工就是用铜大户,电缆电线对铜的需求同样大,以后甚至会超过军工。
  
  总的来说,铜是战略物质,不能完全依赖进口,必须扩大自己的铜矿开采冶炼规模,咱们目前主要的从智利和秘鲁进口铜料,走的是海运,但海军却是咱们的短板,这一点必须要考虑。”
  
  “还是大掌柜思虑的长远。”赵烈文笑道。
  
  “这是资源争夺战。”易知足没多解释,这些年元奇在智利和秘鲁大力投资开采铜矿和硝石,英国人也看中了南美的矿产,投资的也不小,竞争颇为激烈,这次美利坚内战,元奇又大张旗鼓的向北方联邦大肆出售军火,他担心英国人在南美这个原材料地动手脚。
  
  三日后,普提雅廷再次登门拜访,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他就径直道:“我国皇帝陛下同意阁下的开出的价格,不过,之前拖欠元奇的货款必须一笔勾销。”
  
  西北军火贸易,俄国人欠下的货款总额高达一千二百多万两白银,这纯粹就是变相的讨价还价,免掉货款,就相当于花费四五千万银购买阿尔泰山脉以东的地方了。
  
  易知足沉吟了下,道:“可以,不过这笔银子必须在两年后支付。”眼下元奇四处抽调资金用于欧洲的棉花霸盘。这个时候他还真拿不出三千万银元,等到明后年,棉花涨价,三千万银元还真不算什么。
  
  两年后?普提雅廷一楞,连忙道:“两年时间太长,我不敢保证会不会出现什么预料不到的变化。”
  
  “有什么变化也无妨。”易知足不以为意的道:“三千万银元不是小数目,就算是平时要筹集这么大一笔巨额也不容易,元奇这两年连续战争,资金周转有些困难......。”
  
  “明年,明年秋季如何?”普提雅廷语气有些急促,一副等米下锅的焦急模样,因为农奴制改革导致大面积的大规模的暴动,对于本就是高额赤字的俄国财政来说,无异于是雪上加霜,这也是亚历山大二世同意出售领土的原因之一。
  
  对于这桩领土交易,易知足可谓是势在必得,稍一沉吟,他便道:“最早也要明年冬季,当然,如果能够提前筹集,我会提前支付,合约也不必急,届时再签也不迟。”
  
  话说到这个地步,普提雅廷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当即便道:“行,我在上海等阁下的好消息。”
  
  英吉利,伦敦金融城。
  
  欧洲有四大金融中心——伦敦、巴黎、法兰克福、阿姆斯特丹,随着英吉利国势日盛,伦敦也取代了巴黎成为欧洲最大的金融中心。
  
  伦敦金融城则是伦敦的金融中心,金融城面积并不大,建筑密集,街道狭窄,却聚集了数百家金融机构——银行、股票交易所、黄金交易所、期货交易所、保险公司.....大大小小的金融机构扎推在这不到两里方圆的地方。
  
  狭窄的街道上人来人往,每个人都衣冠楚楚脚步匆匆,似乎是周围环境和气氛的影响,走在老布罗德大街的胡雪岩步子也一改以往的四平八稳匆忙了许多,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元奇伦敦分行两位熟悉金融城的掌柜。
  
  易知足回电,着他不要迟疑,不要怀疑,坚决吃进,实物、证券,一律通吃。但他心里却是很不踏实,截止到目前为止,经他的手流出去的钱,折合白银已经高达二千万两了,可依然还有源源不断的大额资金汇来伦敦。
  
  这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既为元奇资金的雄厚感到震惊,又惊叹易知足手笔之大,他不知道元奇究竟能够筹措多少资金,他很清楚,国内的棉花囤积占用的资金数目也是极为惊人的,他有些不敢想象,一旦棉花霸盘失败,元奇要亏损多少?
  
  临近期货交易所,随行的范掌柜范成伟紧赶两步跟胡雪岩平行,轻声道:“胡掌柜,目前不少棉花投机商正在逐步撤离,购买棉花实物或者的与棉花相关的债券,问题倒是不太大,但棉花期货,却是风险有些大......。”
  
  胡雪岩停住脚步,沉声道:“你是觉的棉花价格还会下跌?”
  
  “目前这个情况很难说。”范成伟犹豫着道:“毕竟现在绝大多数人都不看好棉花,如今南方战事顺手,棉花的价格持续走低,不少人见的投机无望,纷纷撤离,这个时候进场,风险着实不小,还望胡掌柜三思。”
  
  胡雪岩沉吟了下,一声不吭的举步进了交易所的大门,短短不到半个月时间,棉花价格已经从十美分每镑跌到了八美分,以他的判断,只要不出现大的变化,这个价格基本已经见底。
  
  走进大厅看了一眼最新的棉花价格,胡雪岩沉声吩咐道:“买涨,总计买三十万英镑!”
  
  在一片看跌声中,三十万英镑买涨引起了整个交易所的关注,也引起了不少议论,“是那几个东方人买的?都说东方富足,看来传闻不虚。”
  
  “有钱是不假,但这里不是他们应该来的地方。”
  
  “别小瞧了他们,他们是元奇银行的,这段时间囤了不少棉花,相关的证券也吃进不少。”
  
  “元奇银行?应该不是一家小银行吧?怎么没听说过?”
  
  “但凡是去过远东的,没人不知道元奇的,在远东不论你做什么都必须与元奇打交道,那可以说是一家比东印度公司还要庞大数倍的公司。”
  
  “听闻元奇支持北方联邦,会不会有什么我们不了解的情况?”
  
  这话倒是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元奇如此反常,极有可能是获得了什么消息,不过,很快就有人不屑的道:“北美的战争,难道还有什么都瞒得过那些银行家?他们可没有任何动静。”
  
  “也不是没动静,他们在抛售手中的筹码。”
  
  胡雪岩能听懂英语,他学的就是伦敦腔英语,大厅里的议论,他能听懂一些,这些伦敦的英国佬很自大,有着很强的优越感,跟大清的士绅商贾如出一辙,他们看西洋人都是蛮夷,这些伦敦佬看他们也都觉的他们是乡下人,不过,了解元奇的人也不少,毕竟元奇垄断了大清对外贸易那么多年,早已是名声在外。
  
  他从众人的议论中想到一个问题,元奇如此逆势而行,且手笔不小,必然会引起无数人的兴趣并被密切关注,之前,大家都觉的投机棉花有利可图,再加上他行事谨慎,吃的不显山露水,并未引发多大的关注,但眼下这情况就不一样了。
  
  他更为担心的是,元奇与美利坚北方联邦的关系可谓是人尽皆知,元奇如此大张旗鼓的逆势而行,会不会引发跟风?会不会刺激众人对投机棉花的信心?
  
  范成伟也听到了一些议论,出了交易所,他便兴奋的道:“咱们逆势而行,若是能引发跟风就好了,那样的话,风险无疑会大幅降低,要不要放点风声出去?”
  
  “没有必要,实际行动比什么风声都更有说服力。”胡雪岩缓声道:“先回去,明再来。”
  
  胡雪岩不仅在金融城期货交易所接连几日大张旗鼓的买涨,还派人前往英吉利进口棉花最重要的港口——利物浦港大量无限制的收购棉花。
  
  不过几日时间,不论是伦敦金融城还是利物浦棉花市场都传遍了元奇大肆收购棉花,看涨棉花的事情,这事自然引发了极大的关注和议论。
  
  不过,也就是限于关注和议论而已,跟风的人不是没有,但不多,对于棉花的价格压根就没造成什么波动,相比起英吉利巨大的棉花市场,胡雪岩的举动最多也就只能算是一朵小浪花。
  
  上海,解修元快步走进房间,拱手见礼后递上电报道:“大掌柜,雪岩来的电报,英吉利的金融市场和棉花市场太过庞大,我们的资金有限,无法引起多大的波动。”
  
  接过电报扫了几眼,易知足才开口道:“能够影响棉花价格的是南方联盟,而不是我们,这一点要记住,至于资金,让他无须担心,后继还有大额资金汇过去。”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
salon36